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兴国幸:罗子安 > 堕落的太子二
    在赵刚的带领下,他们终于见到了盛达太子,看着那娇瘦的面旁,黝黑的肤色,一副病态的样子,若不是赵刚引荐,谁又能知道他曾经是兴国太子呢!

    盛达见到他们杵着单拐迎接说“终于见到你们了,一路过来辛苦了,怪我这几日有些行走不便,真是失礼了。”

    马继光惊呆道“殿下您这说哪里的话,是我们来晚了,我们有罪。”

    盛达低头摆手说着“马伯伯快快起来,万万使不得,我早已不是什么殿下了您无需这样,也无需自责,以后您就把我当成一个同乡的晚辈吧!”

    “殿下,您千万别这么说,这次我来就是为告诉殿下当初的罢免乃妖后被逼所为并非出自先帝本心,其实先帝一直都有思念着殿下。”

    “我了解,也懂得父皇当时的确是逼不得已,不过今天你们难得来此,就不要提一些伤心事情了。”

    “我先给马伯伯您引荐两位好汉,在我左侧这位身形彪悍目光如炬的猛汉叫尚德,在我右侧这位体型矫健络腮胡须的大叔叫叶鹏。

    “二位英雄好。”

    “这位是玉川吧,小时候我见过你。如今真是长大不少,也帅气了不少。”

    马玉川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在下马玉川见过太子。”

    你怎么也和马伯伯一样,以后不要称我为太子了,你们以后就把我当成朋友看待,就和赵哥一样称呼我一声小达吧!

    赵刚道“哎呀,他们就是久居皇城,官腔味一时半会还变不过来,等你们在这里住上几天,保证你们,变得都和我一样,豪言不讳。”

    盛达笑了笑,走吧!进屋里谈,我和这两位朋友正好也在喝酒,现在你们来了,今日我们就来个不醉不归。

    赵刚笑道“好,不醉不休!”

    马继光小声拦截赵刚道“太子不是身体不好吗?怎么还敢让他喝酒。”

    赵刚道“你们以为我想啊!即使我们现在阻拦,到了晚上没人的时候,他还会找酒偷偷的自己喝的。”

    玉川道“看来太子殿下是觉得没有希望了,所以自甘堕落了。”

    “可不是嘛!不过到时候你们先顺着他说,等他吃下饭后在提重要事情,不然他又不吃饭了专心研究事情。”

    “明白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家长里短的也说了一大堆,赵刚此刻终于安耐不住的拍案说道“要我说我们为何不敢组建一支军队和他们正面干,你看看那拓拔浩不就起义了吗?”

    盛达放下酒杯叹了一口气道“拓拔浩家底雄厚况且他本身就有两万兵马,在加上卫庭的虎狼军属于强强联合。可我们呢?啥都没有不说,还总是闹饥荒和病灾,拿我们和拓拔浩相比,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小川说道“殿下,您怎么就如此肯定,什么都没有呢?殿下您可什么都不缺啊!”

    盛达笑了笑“我什么都不缺,我怎么不知道。”

    “殿下,您只想着您的父皇,难道您忘记您的母后了吗?”

    “我的母后,我怎么会忘记呢,她也是被妖后害死的啊!怪就怪我无能,无能为我的母后报仇雪恨。”

    “陛下,想要报仇雪恨的,可不知您一个啊!难道殿下忘了您还有一位经商的外公吗?他可和殿下一样,对妖后恨之入骨。”

    “外公?是啊!你不说我倒真忘了,可是我倒现在连他的样子都忘记了,我还能指望外公做什么啊!”

    “殿下有门路总比没门路强啊!虽然好久没有联系,但好歹也是血亲,况且最为重要的是你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这就是解开心结的钥匙。”

    马继光此刻也说道“殿下,我了解王皇亲,他并没有您想象的那么复杂,当年他辞官远去多一半是不爱皇宫里的繁文缛节和亲情之间的相互猜忌和利用,反而做一名商人倒可以自由自在游历于世间。”

    “所以与其说王皇亲跟先帝有过节,倒不如说他根本就不适合在朝廷里做官做事。”

    “可就算如此,外公又凭什么帮助我呢?就因为他也想杀了妖后吗?”

    马玉川道“没错,王皇亲对于官场知之甚少,更加不懂如何去领兵打仗,他想要报仇无非就是花钱雇几个杀手去行刺,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始终都没有成功,王皇亲的心里一定比殿下更加心急。”

    马继光道“况且最重要的是,王皇亲只有王皇后这么一个女儿,殿下又是唯一的外孙,他老人家不帮你他能帮谁啊!”

    盛达有些犹豫表情沉重了许多,对于一个许久不见的外公,他真的有把握吗?虽然我们之间有血缘关系,可毕竟因时间的关系变得疏远而又陌生,帮我与帮助一个外人又有什么区别。况且我有什么,刑洲只不过是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一个小洲而已,而我所占领的三个县城也只是刑洲之中边陲小镇,这里人大多都是出身卑微的贱民与被朝廷流放的苦劳役,他们又能为我赢得什么。

    在看看我的谋士,马继光虽然是曾经的三公,但司空相国也曾和他提过,他这个徒弟有谋略却无胆识做事情畏首畏尾,这样的人好处是在平静之中忠心为主,坏处是在乱世之中难成大器顾及太过,这样的谋士可当政用但不易从军。

    在看看我的武将,尚德和叶鹏虽然武艺过人,但从他们身手来看顶多算是副将,赵刚到现在我还未见他出手过,称不称的上副将都不清楚,这三个人在刑洲这个地方都不怎么出名,何谈与妖后那些能征善战的大将军媲美。

    而我自己呢?文不成武不就,空有一腔报负和愤愤不平的怒火又有何用,让我像拓拔浩那样举兵起义,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玉川见盛达满目失落的表情又一个字都不说,心里也猜的七七八八。他大胆的说道尚德将士,我年龄虽小是否可以问您几个问题。

    尚德面向他说道“但说无妨!”

    “身为习武之人,面对歹徒,您害怕吗?”

    尚德道“我习武一是防身二是安良,面对歹徒何惧之有。”

    “可要是歹徒比你强大呢?明知不敌,你又要如何?”

    “若不能力敌,那就智取。总之向歹徒屈服,我宁愿战死。”

    “好,果然是一身肝胆玉川佩服,我可以在问叶鹏将士几个问题吗?”

    叶鹏微微一笑,似乎明白这娃儿意思他同样面向他说道“若是刚才的问题,我与尚德兄的回答一致。”

    玉川深鞠一躬道“我听闻我们有五千将士,私自招兵买马可是大罪,这对于一个朝廷来说是一个不小威胁,先不说远在天边的皇城,就说如今刑洲如果刑洲太守派五万士兵来讨伐,面对十倍之敌你应当如何。”

    叶鹏冷哼一声道“别说五万就算是五十万,面对百倍之敌,我都来之不惧。”

    “为何?”

    这三个县周围环境极其恶劣,连这里的本地人都少有在林间穿梭行走,这森林之间瘴气和那些富有毒性花鸟蛇虫,足以抵挡千军万马的行走。

    赵刚忍不住道“这里的人以前总认为这森林是一个毒害,如今这森林却成为了他们躲避乱世的保护伞。”

    玉川很满意,他追问太子“我们虽然地处于刑洲边缘的小城,但我们却意外收获了一个得天独厚的起点,有了这个起点我们就可以养兵存粮,进可攻刑洲地带的其他的城镇,退可守千军万马侵扰。如果运用得当,上下齐心图谋整个刑洲都不在话下。”

    “还有这里大多数都是贫苦老百姓,吃尽了苦头但凡吃点甜头,他们都会宁成一股劲拼命去争夺。”

    “而我们现在所欠缺的,无非就是一个小小甜头,如果盛达太子连这份勇气都没有,试都不愿意去试,那此刻我觉得祁湛英与俞肖夺得天下的确是他们理所应当。”

    盛达道“尝试?如果失败了呢?你们可有想过?”

    玉川道“天底下那有一定能成功的事情,即便是我们拥有拓拔浩那样的实力,我们就一定能打败坐在皇城里的国贼与妖后吗?即使我们拥有百万雄兵,我们就一定能夺得天下吗?”

    “人在做,天在看,事在人为,而不是上天注定。总以悲观想法去面对难题,即便是殿下什么都有,最终也会化整为零。”

    “够了,你记住我不可能拿着百姓的性命去赌那万分之一的小小可能。”

    马继光刚想说些什么,就被盛达下了逐客令。

    他大声怒吼道“出去,念在我还对你们尊敬的份上,马上滚出去。”

    玉川阻拦了父亲,拉着父亲挥袖离去。

    ……

    出了院门口,马继光父子争论着说道“小川你刚才太冲动了,你要适当的体谅一下他。”

    父亲我觉得没必要了,先帝嘱咐您的话恐怕没机会实现了,盛达太子无心于帝位。

    “做事不要过于武断,最起码他没有亲口说他对帝王之位没有兴趣。所以你要给他一些时间,他只是没有信心,被贬至此,身有残疾,他父皇又刚刚过世,有点负面情绪是理所应当的嘛!”

    “理所应当,我看他是放弃自我,哀怨一生罢了。所以父亲您就不要抱侥幸的希望了。”

    “实在不行,就只能出那张王牌了,相信以他的资格,定能在创造一个奇迹。”

    此刻赵刚走来喊道“马儿,你们父子在商量什么呢?”

    马继光回首一往道“你这个死膘肥,吓我一跳。”

    赵刚说道“这不与达兄多说了几句吗?你们干嘛不等我。”

    马继光说道“你好歹也是一县之主,不忙政务,不为百姓,整天瞎转悠什么。”

    赵刚道“哎~别提那个,一提我就心烦,全是一些鸡毛蒜皮婆婆妈妈的小事,不去也罢!况且我信里不是说了吗?我以辞官过几日新县令就该任职了。”

    马玉川道“赵伯父,您不做官去做什么?”

    “土匪,这刑洲群山环绕,最适合做土匪了,知道北弯城吗?”

    “这刑洲有不知道北弯城的吗?”

    “那你们一定不知道,在北弯城外有一座大耳山,这山以前可是一座荒山,大大阻碍商队来往,可是此山最近不知是哪个有钱的主,开劈出了一条小山路,这条路油水可多了,都是一些过往的商队,而我在哪设立了几座山寨,平时也就是收个保护费什么的。”

    玉川有些好奇的问道“新开辟出来的路,一般不都会受到官府的监督与保护吗?况且听你那么一说这条路还是一条致富路,难道就没有官差与赵伯伯对抗吗?”

    赵刚道“这说来也奇怪,我在哪里都快一个月了也没见有什么官差,况且他们给我们保护费也给的相当痛快。”

    “那赵伯伯,能带我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我出来就是带你们过去的。”

    马继光道“我还有其他的事情,你们先去吧!”

    赵刚可不客气,他一把扛着马继光这个瘦小的个子一边说道“从小你就墨迹,我可不吃这套,现在就过去,不许推脱。”

    “好好~~你赢了,我去还不行吗”

    ~~

    他们来到赵刚的山寨中一看,真是不得不佩服赵刚,这几座山寨建筑的还真可以,不但收尾呼应,相互之间成掎角之势,地处要到道,而且易守难攻,没有五千精锐恐怕难以攻下这连环式的山寨。

    马继光夸赞道“死膘肥,几年不见越来越会搞了,真是不得了。”

    “怎么样,不说我吹这里就算官差来了我也不怕。”

    “嗯,你把山寨建筑的这么结实,没少投钱吧!。”

    “投钱算什么,有这条路不到半年我就能回本。”

    在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其他兄弟姐妹们,他大喝道“小的们,都出来见见我的好朋友。”

    顷刻之间,所有山寨之中的人听到赵刚的吼叫声一个个的都前来于此,有壮汉,有妇孺,有老弱这些拖家带口的人加起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兄弟姐妹,这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发小,马继光。旁边那位是他的长子。他们从皇城而来,曾经位居三公,不过现在已经不做官了,陪我一起做这山寨头领,大家一起参见二当家。

    “参见二当家。”

    马继光道“膘肥,你这搞什么,我可没答应你。”

    赵刚道“你以为我是带你白参观的吗?达兄不识货,我可不糊涂,这山寨二当家非你莫属。”

    马继光拉着赵刚走到一边,你这不是胡闹吗?

    “我怎么就胡闹了,你不做这二当家,难道你还想做官不成?”

    马继光一时半会答不上来,的确他现在还有什么路可以走,手无缚鸡之力,才无可用之地,说白了自辞官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经回到了以前那穷酸书生的样子了。

    可是他虽然不是官,但心里还是想做官,这辈子马继光除了做官,其他恐怕就真的一无是处了。

    看着父亲一个劲儿的摆手,拒绝着赵伯伯的美意,马玉川此刻出来劝解着道“父亲,您不要辜负了赵伯父的好意,这年头做土匪不一定是什么坏事,在如今的乱世,能有生存之计,是莫大的幸事了。”

    “哎~对对,你这小公子,甚和我意,所以你就不要推辞了。”

    马继光心中笃定说道“我是绝不会做这二当家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说完他就走了。

    马玉川和赵伯父说道“伯父,我父亲暂时可能接受不了,请赵伯父容我一些时日,让我与父亲多沟通沟通。”

    赵刚笑了笑“好,你是他儿子,铁定懂你父亲,他就交给你了,我这里随时欢迎你们。”

    “多谢赵伯父。”

    “自家人,客气什么。”

http://www.syxfgov.cn/23_23161/102904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