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569章 辣手摧花?(下)
    “这姑娘前前后后多少次为你出谋划策献上妙招?那日你夜袭临冬,还帮忙在城内放火减轻了赠地军的进攻伤亡,这么个自己人,你舍得下手吗?”

    “骨子里流的是兰尼斯特家的血,衣服上绣的又是史塔克家的纹章,是什么给了你‘她是自己人’的错觉?放火烧马厩和此事没什么可比性,前一件事就算暴露,外人最多也就是指责你卑鄙无耻局然连个小女孩都利用,但毒杀女王重臣此事一旦暴露,你这些天所做的一切就全都白费功夫,连自己都要陷入危险中了!”

    “你昏迷此事,女王可是亲自上门来眼见为实手摸为真了的——陛下自己都完全相信了的事,弥赛菈作为她杀父仇人的女儿,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力,能威胁得到你?别说弥塞拉一人,哪怕整个世界的人都说此事是你所为,只要女王依旧信任你,你就无所畏惧!”

    “说得漂亮,三人成虎的故事你忘了?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我们真的能将这种要命的把柄交在她人手中么?”

    ……

    长着恶魔角的杀念、顶着天使光环的善良——两个微缩的艾格在脑海中叽叽喳喳地争吵着,胜负尚未分出,现实中的他却已经叹了口气,无奈地放松了手臂上的力道。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刚才大脑处于一片空白的状态时大概是他唯一能痛下杀手掐死弥塞拉的时刻,一旦放开捂嘴的手和她说上两句话,艾格便发现自己实在很喜欢这位小公主……无论是穿越前还是后。

    同样是杀人,受到生命威胁时的自卫反击、清除绊脚石的果断下手、处死涉嫌通敌士兵的无奈下令……和亲手掐死一个无辜的少女,终究不是一回事。他还是没能达到那个段位,下不了这个手。

    当然,这并不就代表已经决定要心慈手软,而是他忽然觉得:这么一个小可人儿,就算不得不灭口,也配得上其它更温和更无痛苦……以及更好看的手段,比如说在她感觉安全放松甚至愉悦的时刻,来上一杯加了陌客之吻的美酒。

    艾格放了开弥塞拉,但手臂上的力道才略微一松,女孩便像没了骨头似地直往地下滑,也不知到底是被吓得腿软,还是因为被勒得呼吸困难四肢乏力。

    没法,他只好搀着女孩到床边,扶着让她在边沿坐下,才拉过一旁的凳子与她对面而坐,目光炯炯地盯着她的脸蛋。

    弥赛菈怯怯地抬头望了艾格一眼,明白自己还没有脱离险境:“大人……你都昏迷两天两夜了,不用先喝点水……吃点东西吗?”

    艾格摇摇头,没有配合表演:“好了,姑娘,别玩了,还是解释下,你为什么不跟着凯特琳夫人离开,躲在我房间里想干嘛吧?”

    装傻确实是聪明的一招,但他毕竟不是在酒店洗澡被人看光了身子这么简单,而是被撞破了一个巨大的政治阴谋——这事不掰扯清楚,他不可能因为弥赛菈假装什么都没看到,就真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看男人不肯让她蒙混过关,刚刚放松一点的弥赛菈又紧张起来,她深吸几口气平复呼吸节奏,又咽了下唾沫,并趁着做这两个动作的时间努力重启理智,飞快地思索一圈后,意识到老实交代才是最有可能让艾格放下防备和杀心的办法:“其实……其实我是看房间里没人,又听科本先生说您随时能醒,才想等等看大人您会不会醒过来,好能与您私下谈话,求您……求您帮我一个忙。”

    “我不可能帮你回家。”艾格早已猜想过弥赛菈如此刻意接近讨好他的目的,所以一句话就把前路给封了,“史塔克家有虐待或欺凌你吗?”

    “没有……”

    “那便是了。”史塔克家明面上是收养弥赛菈,但除了保护之外,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在监管。就像守夜人绝不可能放乔佛里回西境一样——这不止是送一个孩子回家让他与家人团聚这么简单,还是一桩复杂危险而糟糕的政治事件,而且显然对赠地的利益有害无益,“你已经做不回弥赛菈·拜拉席恩了,隐姓埋名其实是为你好,你能理解吗?”

    “能理解,但我……不是想回家!”弥赛菈涨红了脸,使劲摇了摇头,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憋出了一句话,“大人您知道,我比艾莉亚小一点,所以……虽然稍晚,但最终也逃不过地……遇到了和她一样的麻烦。”

    什么麻烦,难不成是开始有生理期了?这未免晚了点吧,再说,这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也需要我给你揉揉肚子么?

    没等艾格露出疑惑表情,女孩便接着说了下去:“罗柏和凯特琳夫人,给我选定了一位未婚夫,名叫劳伦斯·雪诺……明年,最晚后年,我就要去和他结婚了。”

    “劳伦斯·雪诺?”

    艾格完全不晓得这是哪号人物,但从姓氏来看,明显是个私生子。弥赛菈现在明面身份也是个雪诺不假,但这未免也太……他皱起眉来,原本下意识地认定史塔克家都是好人不会欺辱于她,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

    “他……他是霍伍德伯爵的私生子,因为伯爵大人长子在战争中牺牲的原因,据说很可能会被扶正为继承人,凯特琳夫人告诉我,如果和他结婚,我将来十有八九就是霍伍德夫人。”

    这就又反转了呗?凯特琳作为罗柏的母亲,北境地位最高的女性之一,绝对有能力干涉影响霍伍德家新继承人的选择,她嘴里的“十有八九”,完全可以当成是“99%”来理解!

    “所以,你不喜欢那个男孩?”艾格眉头皱得更紧了,霍伍德虽然不比卡史塔克、安柏这样的大家族,但在北境排名也绝对是在前十的,以她现在梅芙·雪诺的身份,史塔克家安排的这桩婚事简直是把她当成亲女儿来对待了。

    以弥赛菈的聪慧,应该不会自大到依旧觉得自己是个公主,必须得嫁个王子吧?

    “没有……我见都没见过他,哪里谈得上喜不喜欢呢。”弥赛菈仍旧是连连摇头,愈发支吾起来:“只是……从此生活在一座阴森寒冷的城堡里,以产床为战场,将服侍夫君和教育后代作为职责……这实在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知道这很过分,但还是鼓起勇气恳求大人,您能不能……在南下离开时把我带走?您先前不是答应艾莉亚,会在击败异鬼后更改守夜人律法,允许女性加入守夜人吗……我想着,也许……也许我也可以……”

    说着说着,她眼眶里都开始有光芒闪烁,但与艾格以为的“自己把她吓坏了”不一样的是,这泪水中,心酸倒才占了大头。

    无意撞破艾格假装昏迷已经过去了几分钟,时间虽不长,却已足够弥赛菈将整桩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拼凑完整——作为同屋睡的好姐妹,她自然不会忽略了这桩大案的“凶手”恰好就是前不久诬陷艾莉亚导致她被女王卫队当成刺客抓起来的那人这一细节。虽然想不通艾格如何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这样周密精妙到不可思议的布局和栽赃,还在人犯在无垢者手里的情况下逼他自尽,但她现在至少知道了结果:有人耍心机欺负了一下艾莉亚,然后转眼就被艾格连带着幕后指使一锅端了!

    做法虽然有些暴躁和反应过度到夸张,但对于寄人篱下饱尝人间冷暖的她而言……在感觉有点惊悚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强烈到近乎嫉妒的羡慕!

    如果自己背后也有这么一位强势霸道的守护者,有能力也愿意这样不顾手段地维护自己……而不是像詹姆舅舅和父亲那样任性胡来丝毫不顾身边人的感受和安危,那该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但她没有。

    不仅没有,相反,她现在还得绞尽脑汁地让人相信自己不会告密,努力让另一个女孩的守护者判断自己没有威胁,从而在他手里活下来……这样两相对比,她怎么能不委屈不难受?

    ——

    

http://www.syxfgov.cn/18_18006/84716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