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看向墨文景,“谢谢!谢谢你了!”

    白倾云在一边无奈,自己刚才受到的就是这般的道德绑架,自己就是因为没给钱,没有伸出援手,才让那些人抓住把柄骂自己。

    不过,白倾云从来不惧怕这些,自己也不会去在意他们的看法,自己认为是对的,照做便好。

    “白倾云平时所做的药膳,只是为了让大家在追求美味的基础上调理身体,但是并不是什么病都能治好的,美食才是第一,药膳只是其次而已,因此她是有心无力。”

    墨文景话里话外,都在帮着白倾云说话,让那些人瞬间闭嘴了。

    说完,墨文景看向白倾云,目光中闪过一抹严肃,只是白倾云看多了,倒也习惯了。

    反正墨文景平时都是这样冷着脸,极少有和颜悦色的时候,如果非得说有的话,那就是在跟倾宁在一块儿的时候。

    气氛一阵沉默,那几个刚才起哄的人也瞬间哑口无言不知该怎么往下说。

    “是...是啊!”一位客人站起来,“白倾云小姐只是为我们制作美食而已,总不能非逼着人家去做根本不同的事情吧?”

    “对!”

    “没错啊!”

    坐在一边的几位低声附和,瞬间场面有点扭转,刚才那几个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好像现在,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没办法了。

    白倾云站在那里,一瞬间感觉自己不知道该去怎么做。

    “我....真的是太感谢了!”;老人家再次鞠躬,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了很难受。

    也不知为何,白倾云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过自己的心思自从墨文景进来的那一刻起,就变得特别的奇怪。

    “好了,大家可以继续吃饭了,打扰到大家了!”

    白倾云在一边讲着,当然了自己也只是给真正的客人在说这些,至于那些刚才起来起哄的人,自己自然是不想去理会。

    气氛稍有缓缓,大家也开始继续吃饭了,白倾云也松了口气。

    看样子,老人家也准备要走了。

    现在他有了足够的银子,肯定是要去药善堂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里比白倾云这里的药膳更加靠谱。

    “谢谢你,刚才。”白倾云悄悄凑到墨文景旁边,低声说。

    声音虽然说很小,但是墨文景还是听到了,并且声音中的微微颤抖,让墨文景忍不住竟然有一丝苦笑。

    难道,表明心意真的有那那么难吗?

    “就只是谢谢?”墨文景反问,眼中若有所思,很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闻言,白倾云不知不觉心跳加快,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此时就感觉到很...很不一样!

    为什么今天的感觉这样不同?白倾云突然不明白了,自己现在怎么了?

    还是说自己一开始就是这样子?只是今天自己才刚刚察觉?

    白倾云想不明白,能够知道的是,自己现在不敢看向墨文景的眼睛,怕多看一眼,自己都会.....

    “好了,不逗你了。”墨文景收回刚才的话,自己已经做好了日久见人心的准备,不差这一会儿。

    更何况,墨文景相信墨倾宁也会帮助自己的。

    这会儿,墨倾宁正在一边乖乖站着,估计是刚才受到了惊吓。

    白倾云目光看向老人那边,见他已经快将自己给他刚才准备的粥喝完了,准备起身离开。

    “没事,等他走了就好,都会恢复平静的。”

    墨文景现在来到白倾云身边,低声安慰,自己也不想去说什么好听的话,今天的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如果说运气不好的话,明天肯定会因此而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只是,不管如何,现在自己既然已经来了,自己就不会让白倾云去肚子承担这些事情,自己也就不愿意去说什么了。

    闻言,白倾云点头,相信这是真的,自己现在也不想去说什么了,身体下意识的有点颤抖。

    不知为何,自己今天忽然之间对于墨文景,很敏感?

    “我...我先走了。”老人家起身,只是谁也没想到,站起来的那一刻却再次倒在了地上。

    众人惊慌。

    “啊!”白倾云不知为何,自己突然之间害怕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平时什么都不怕的样子,现在为什么会这样子害怕?

    难道是....

    墨文景伸手将白倾云给搂在怀中,白倾云身上一瞬间惊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人已经昏倒在地上了,大家都也是顾不得吃饭了,都站起来,来到一边挤着。

    只不过,这倒也是没什么,晕倒了赶快送到郎中便好,只是......

    “没事,我先去看看。”墨文景在白倾云耳边低声说,好好安慰之后,便走上前准备去看看。

    毕竟,这个时候如果说饭店真的摊上什么人命关天的事情,是真的不好!对今后的发展肯定就更不好了!

    说着,墨文景上前,准备一探究竟。

    “爹!“

    突然之间闯进来的人,让白倾云更加受到了惊吓。

    “你是谁啊?”白倾云害怕,自己这个时候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片慌乱。

    这次闯进来的是个男子,看上去正是中年,那么这又是为什么呢?

    “何人?”墨文景冷声问,眼中充满了一抹杀意,不管是谁,如果说伤害到了他在意的人,那便是千刀万剐在所不辞。

    那男子慌张的,但是目光一直没从地上的人身上离开过,墨文景才下过,莫非是....跟这个老人有什么关联?

    说着,男子连忙喊着,“我....我是这老人的儿子,他得的不是什么咳嗽,而是极其厉害的传染病!”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哗然。

    “啊!”

    “这老人是有传染病!这要是给传染上了可该怎么办啊!”

    说着,大家都开始纷纷逃离,让白倾云也是一时之间慌乱了阵脚,只是自己和他们担心的不是 同一个问题,但是却又是同一个问题。

    “倾宁,倾宁!”白倾云叫着,自己这个时候只想看着墨倾宁好好的。

    墨倾宁出现在白倾云身后,乖乖站着,“娘。”

    “来,听话,跟娘过来。”

    说着,白倾云抱着墨倾宁,朝后院儿走去了。

http://www.syxfgov.cn/14_14337/666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