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刘巧若缓缓倒下,霍棋佑冲上前一把将她抱起,焦急大吼道:“ 快请大夫!”

    场面一团混乱,原本的欢乐气氛倏地变得僵凝沉重,大家都很担心刘巧若的情况,只有躺在地上的何绮凰笑得像个疯婆子。

    “ 死得好!死得好!那是她的报应!霍棋佑,我要看你痛苦一辈子!那是你的报应!”

    “ 住嘴!”石定怒吼。

    “ 我偏要说,我偏要骂,统统去死吧!对不起我的人,统统去死吧!”

    何绮凰会这么憎恨是有因由的。

    小年夜,当众人都在开心地迎接新年到来,她却家破人亡了。

    她根本不知道地道会通往何处,只是死命地跑,结果出了地道,发现四周围竟然是荒郊野外。

    她一个人心惊胆颤的走着夜路,就怕会遇到什么毒蛇猛兽,又怕官兵追上她,或遇上劫匪。

    她把打包出来的金银财宝紧紧揣在怀里,想到再也回不了相国府,再也无法过着以往那种锦衣玉食的生活,她对霍棋佑的恨意不断加深,她这么渴望得到他的青睐,他却这样算计她,这笔帐她一定要想办法报复。

    不过当务之急得先找个安身之处,偏偏天不从人愿,她还没来得及找到落脚的地方,就先遇到了两个抢匪。

    看她穿金戴银,怀中又紧抱着一个大包袱,两名劫匪假装好意的道:“ 姑娘,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要上哪儿去,要不要我们送你一程?”

    “ 不必,滚开!离我远一点!”她大声喝斥。

    “ 脾气挺大的,我们兄弟可是好意,你不领情,也不必那么凶吧。”其中一名劫匪不悦地指责道。

    另一个劫匪的目光则一直盯着她的包袱。“ 姑娘,你那包袱很重吧,我来帮你拿。”

    “ 不必!滚开!我叫你们滚开!”

    两名劫匪互看一眼,不约而同勾起贼笑。这段日子官兵时常巡山,害得他们兄弟不敢躁动,现下有肥羊自动送上门来,他们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一名劫匪上前用力抢走她手上的包袱,打开一看,眼珠子都亮了。“ 兄弟,我们赚到了!大半年不怕饿肚子了。”

    “ 还给我!不许碰我的东西!”何绮凰急着想抢回东西,却被另一个劫匪给紧紧抱住。

    “ 姑娘家怎么这么呛辣,不过大爷我就是喜欢你这呛辣的模样,尝起来肯定滋味难忘。”

    “ 你想干什么?!滚开!别碰我!”

    一双大手刷地撕破了何绮凰的衣衫,露出了肚兜,劫匪抹了下嘴角的口水,奸邪的笑道:“ 放心,哥哥会让你很舒服的。”

    “ 兄弟,你先上,等会儿我接着来。”另一个劫匪在一旁等着看好戏。

    无论何绮凰怎么放声呼喊,都没有人前来搭救,最后她被蹂躏得几乎只剩下一口气,身上的值钱物品都被抢走了,只剩下一件破碎的衣物遮蔽身子。

    夜空下,她满心都是恨,恨霍棋佑,恨刘巧若,她暗自发誓,她一定要报复,她绝对会让霍棋佑后悔一辈子。

    大年初一,该是家家欢庆的好日子,但是霍宅却陷入哀凄,因为刘巧若被何绮凰捅了一刀,现在命在旦夕。

    霍棋佑想起刘巧若曾说过她来自未来,他很怕她会因为这场意外又回到她的世界,他无法想象没有她的日子。

    徐大夫替刘巧若针灸止血,又替她敷药包扎后,说道:“ 所幸没伤到要害,命保住了。”

    可是一夜过去,刘巧若依然没有醒来。

    霍棋佑很心急,紧握着她的手,不断在她耳边道——

    “ 你答应过我会一辈子留下来陪我,你要说到做到!”

    “ 我爱你,大家也都很爱你,我们会一直等你回来。”

    他跟她说了很多话,从她醒来那时说起,他告诉她,他虽然把她圈禁在废宅,但每个晚上他总会到废宅外偷看她和女儿,常常直到天快亮了才离开。

    知道她被何绮凰浸猪笼,他一心只想着绝对不能失去她,他甚至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换得她的安好。

    “ 现在也一样,如果老天爷一定要带走我们其中一人,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你一命。”

    霍棋佑说得句句深情,守在房外的人听了,都忍不住眼眶泛红。

    他们都受过少夫人的恩惠,奶娘的儿子被接来霍宅,春儿的爹娘也被安置到京城附近,石定还记得少夫人炒饭的温暖,曲少寰从她那学到了不少速成的记帐方法。

    霍香宁也很不安,一直窝在床前问:“ 娘亲怎么还不快点醒过来?”

    奶娘怕小小姐打扰到少夫人,要带她到外头,她却怎么也不愿意,嚷嚷着要等到娘醒来,只是小小人儿禁不住累,没多久就睡着了,霍棋佑才让奶娘把女儿抱走。

    昏迷中的张若曦是真的迷路了。

    她在一片白茫茫的路上,遇到了一个人,那人指引了她一条路,她往前走了许久,看到江家一家人,还有前夫的外遇对象,前夫在她的灵前哭着说后悔,原来他被小三骗了,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江家的骨肉。

    原来不是她不会生,当下,她有点想笑,感觉一切就像一出闹剧。

    而后,她听到有人叫唤她,一道稚嫩的声音哭喊着娘亲,另一道叫唤声低沉而充满情感,让她忍不住落下泪来。

    她回过头,她无法看清楚那个人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的痛苦和哀伤,她知道,他的心在哭泣。

    她下意识的举起手,摸到了他的脸,下一瞬张开了眼。“ 你答应过要让我幸福一辈子,所以你哪儿也不许去!”她望着一脸倦容的霍棋佑,心疼至极。

    “ 你去了哪里?”

    “ 差点就回去了。”

    “ 那我肯定会追过去把你抓回来。”

    “ 傻瓜,累了吧?”

    “ 不累。”

    “ 我看你很累,睡一下吧。”刘巧若拍拍床榻上一旁的空位。

    “ 你不会趁我睡着时跑走吧?”

    她紧紧回握住他的手,好笑的道:“ 你就用力抓着我吧,我肯定哪里都去不了。”

    其实,他不用抓着的,因为她的心已经被他紧紧圈禁在他的身边了,哪里也去不了。

    现代已经不再是她的世界,这里,才是她安身立命之处,在有他的地方,才是她的家。

http://www.syxfgov.cn/14_14337/66682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