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绮凰则是马上回房间收拾自己的金银财宝。

    她其实很舍不得富贵荣华的生活,可是更怕人头落地,她怕皇上坐实了霍棋佑走私的罪名,到时候判个满门抄斩,那就得不偿失了,于是她执意要回相国府,继续当她的相国千金。

    何绮凰的马车一走,霍府所有人都冷冷窃笑。

    其实,查封是假,替主子保住家产才是真格的,也因此对她带走的小笔钱财视而不见。

    事情是这样的——

    李敦接获曲少寰的信函,得知霍棋佑和妻子掉落山崖,生死未卜,信中提及,可疑祸首是何广和其庶女何绮凰,霍宅现在大权已经完全落入何广与何绮凰手中,大胆恳请他相助。

    他当然得帮这个忙,以前都是他在麻烦霍棋佑,让他为他出生入死,甚至勉为其难地纳了何绮凰那个跋扈千金当妾,他欠霍棋佑的人情说都说不完。

    但要如何相助,也挺令他伤脑筋的。

    一时间想不出法子,他便在承德殿上来回踱步,连一旁侍候的大太监李公公也看得头有些晕。

    “ 皇上,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的事情?”看皇上愁眉不展,李公公关心的问道。

    “ 朕想想。”摇摇手,李敦继续踱步动脑筋,后来终于让他想到了。

    曲少寰在信中也提及霍棋佑原希望他下旨把他抓进大牢,名义就是指控霍棋佑私运兵器,取信并设计何广,虽然现在霍棋佑失踪,可是这计谋依然是可行的。

    如果他派人查封霍家的家产,那么何广和何绮凰就无法染指,这样一来,他也算是还了一次人情。

    打定了主意,他马上下令,“ 小李子,备文房四宝,朕要拟旨。”

    “ 是。”李公公得令,马上开始磨墨。

    但看到皇上拟的旨意,李公公很是吃惊,皇上竟要查封霍家的家产,不安的他一不小心把墨汁给喷到桌上。

    “ 怎么那么不小心!”李敦轻斥,“ 在出什么神?!”

    “ 奴才该死!”李公公以为皇上生气了,连忙下跪求饶。

    “ 得了,你当朕那么喜欢要人命吗?起来说话!”李敦烦躁的下令。

    “ 奴才遵旨。”

    李公公起身,但没马上开口,他是奴才,无论主子做出什么决定,肯定都有他的用意,但是另一方面,又因为他相当忠心,他不希望主子做出错误的决定。

    他六岁进宫当太监,从那时候就一直是李敦的陪读太监,一路陪着李敦从太子到皇上,最清楚谁对李敦好。

    霍棋佑或许有些桀骜不逊,但是他是个真汉子,有他当李敦的后盾,李敦就像是如虎添翼,若查封了霍家的家产,得罪了霍棋佑,皇上怕就会像折了翅膀的老鹰,想飞也飞不上天。

    为了皇上好,哪怕会因此丢了小命,他还是得说。

    咽了咽口水,李公公小心翼翼地道:“ 恳请皇上三思,霍棋佑就如同皇上的翅膀,奴才以为……”

    “ 作戏给何广看的。”

    “ 什么?”

    “ 何广那只老狐狸想动霍家的家产,所以在找到霍棋佑以前,我得演出戏给何广瞧瞧,你不觉得这挺不错的吗?”

    李公公一听,马上心情舒爽了。“ 皇上英明!”

    “ 那还不快磨墨,要你去替朕宣旨呢!”

    “ 奴才遵旨!”李公公连忙再度拿起墨石,更加勤快的磨将起来。

    浪潮一波接一波,这里是距离京城千里远的一处小岛海边,小岛上的住户不多,居民以捕鱼为生。

    海岸边只有一户住户,一早,住户的主人在海岸边发现了一对紧紧相拥的男女,他好心的将两人救回家里照顾。

    女子只有些许皮肉伤,但昏迷着,男子则是伤势严重,背上被划出一道极深的伤口,失血太多,已经奄奄一息。

    送佛送上西,救人救到底,好心的渔夫把大夫请了过来,但大夫看过之后,大大摇头。

    “ 我先帮他止血,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替男子止血之后,大夫开了张药方子给渔夫,渔夫也去抓了药,并让自己的妻子煎药让男子服下。

    一天将过完,两人都还没醒来,渔夫的妻子开始担心他们会死在自家的小屋里,劝丈夫把两人送走。

    渔夫骂了妻子一顿,“ 明知人家有难,还要见死不救,这种事情我老王做不出来。”

    “ 那万一他们死在这里怎么办?”

    “ 尽人事、听天命,若真到那个地步,我想他们也不会怪我们的。”渔夫又道:“ 你也不希望我哪天在海上落难,却没有人愿意救我,是吧?”

    妇人一听,便不再说话。

    隔天早上刘巧若醒来了,她张开眼,第一个想到的是霍棋佑,看着周遭陌生的景致,她马上从床上弹坐起来。

    正巧端药来要给霍棋佑喝的渔夫妻子见状,连忙大喊,“ 老伴,那位姑娘醒了!”

    刘巧若没先问自己身在何处,先是看见躺在身旁的霍棋佑,整个人有点傻住。

    他趴在床上,背部做了包扎,但那块包扎的布料明显被血濡湿,他的血还未止住。

    她连忙动手拆去那块布,想检查他的伤到底有多严重,渔夫的妻子在一旁试图制止。

    “ 姑娘,大夫好不容易帮他包扎好,你怎么又给拆了啊!这小哥伤得很严重,得包扎着止血啊!”

    “ 我得看看他的伤,请别阻止我。”

    一个姑娘家,看了伤口又能做什么?但她硬要看,渔夫妻子也没办法,只能随了她,嘴上提醒道:“ 是你硬要看的啊,要是这位小哥有啥不测,你可不要怪到我们头上。”

    “ 大娘,你放心,你的救命之恩我们一定会报答的。”

    刘巧若发现他的伤口非常深,而且已有些溃烂,她决定立刻替他做伤口清创以及缝合手术,否则他可能会因为伤口感染致命。

    “ 大娘,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我需要一些工具。”

    “ 啥工具啊?”渔夫妻子觉得她很奇怪,忍不住猜想她是不是撞坏了脑袋。

    “ 我需要一些酒、清水、干净的布巾,以及针线和蜡烛,另外,可否请你到京城城郊的皇商霍家找曲少寰或者石定,一定得这两位其中一人,请你无论如何都要帮忙。”

    

http://www.syxfgov.cn/14_14337/66682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