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代的时候,她没权,只能让人呼来唤去,在这里,她缩起来不去争权还是被构陷,每次都差点要了小命,若是她不是弱势,而是强者,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但是大宅的当家主母要怎么当,她还真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想了大半天,刘巧若只先想到,这年代大家对吃的喝的都很随兴,因为是大户人家,每餐都少不了大鱼大肉,而且那些肉肯定都是肥滋滋的,所以她决定先从改善霍家人的饮食习惯开始。

    进了厨房,厨子正在准备今日的午膳,砧板上正躺着一块肥滋滋的三层肉,她一看,眉头马上皱成川字。

    这样长久吃下去,很快就会有人三高中风而毙命。

    “ 师傅,麻烦你把肥的那层肉去掉吧。”

    “ 肥肉去掉?少夫人,你是在跟小的开玩笑吗?东坡肉少了这层肥肉,还算是东坡肉吗?”

    “ 那个吃了对身体没好处,去了吧。”

    厨子听了很想哭,但是少夫人的命令又不能不听,只好认命地把肥肉给切除了,可是少了肥肉的东坡肉,他还真没煮过。

    他硬着头皮用一样的手法料理,果然少了一股香气,也少了一层油亮。

    另外,炸鱼也改成了清炖的,炒菜少了肉丝,变成清烫的。

    菜色一一送出,到了霍棋佑那,他皱眉了,到了何绮凰那,她也皱眉了,然后所有人都把厨子叫了过去。

    “ 今天是怎么了,为何煮出这样的菜色来?”

    霍宅的厨子手艺媲美御厨,每餐都是色香味倶全,但这会儿,菜色变了色,该油没油、要色没色,看起来就吸引不了人。

    “ 少夫人的意思,她说……这样比较健康。”

    “ 健康?”霍棋佑知道刘巧若常做奇怪的事情,这回也是他让她掌宅里大小事,所以他忍下来了。“ 既然是少夫人的意思,就这样吧,去请少夫人和小小姐过来吃饭。”

    但何绮凰就没那么好安抚,她一看到厨子来就骂了一顿,然后恨恨地把菜盘全部扫到地上,气急败坏的吼道:“ 现在是无视我的存在了吗?给我这些菜色,以为在养猪吗!”

    厨子很为难,不照做,得罪少夫人,照做,得罪何姨娘,再这样下去,他很快就可以收拾菜刀离开了。

    “ 说话啊!你是哑巴吗?”

    “ 是少夫人的意思,她说……”

    没让厨子把话说完,何绮凰就兀自下了断言,“ 现在是在报复我就是了,好啊,要斗是不是,我何绮凰会斗输你一个村姑吗!”

    刘巧若的好意,在何绮凰看来就是报复的手段,所以她心底的恨意加重,想整垮刘巧若的念头也更甚以往。

    刘巧若再见柳庆云是几日之后,柳庆云即将回乡,所以霍棋佑破例让他向刘巧若告别。

    对于柳庆云,刘巧若没有任何感觉,但想到他是被她牵连才会被抓起来,免不了对他有些歉意。“ 很抱歉,让你受苦了。”

    “ 不苦,我觉得自己这趟来对了。”

    他这话是真心的,至少能让她因祸得福,他虽被囚禁,但多少还是听到一些消息,他不知道那是不是霍棋佑刻意要让他知道的,总之,她如今掌管霍宅的大小事宜,是名符其实的当家主母。

    之前他误信传言,以为霍棋佑对她不好,但现在看来,事情并不像那封匿名信上说的那样,霍棋佑其实很在乎她,只是表现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现在,他可以安心的回去了,而且不再有任何眷恋。

    “ 我要回洵河镇了。”

    “ 嗯,你娘需要你照顾,是该早点回去。”

    她是不知道原主若有机会再回来会不会怨她,可此刻这身体里的人是她,柳庆云留在这里,只会让情况更加复杂,没有丝毫助益,她知道婚姻被破坏的苦楚,断然不可能把刘巧若和霍棋佑的婚姻搞得更复杂,再者,她心里真的没有柳庆云这个人,对他最多就是感激而已。

    “ 外头还冷着,你回乡的路程极远,我会请曲总管帮你多备些暖和的衣物和粮食,你一路小心。”

    从客套的对话中,柳庆云感受到了刘巧若与他之间的疏离,他们是真的回不去了。“ 嗯,多谢,那……我走了。”心底仍有丝不舍,这一别,怕是一生了,所以他想多看一眼。

    “ 慢走,一路平安。”

    不是刘巧若感受不到他的深情,但她真的无福消受,而且最近还有一事让她困扰,她没有多余的心思花在柳庆云身上。

    走了两步,柳庆云忍不住回头道:“ 我有句话想问。”

    “ 说吧。”

    “ 你现在幸福吗?”

    幸福?她在这里举目无亲,未来不可知,其实是没啥幸福可言,可是想到这些日子她心底又莫名闪过一丝丝暖意,或许,幸福是可期的,她暗忖着。

    “ 她当然会幸福。”一道浑厚的声音插入,是霍棋佑来了。

    他其实一直待在屋外,想给两人好好谈谈,但他的心却忐忑不安。

    他并不喜欢刘巧若和柳庆云太靠近,或者该说,他不喜欢她和任何男子过从甚密。

    男人其实也是醋桶,无法忍受自己的女人眼里瞧的是另一个男子,但若表现得太霸气,肯定又会被刘巧若训斥,他得试着用她要的方式对待她。

    “ 你该上路了,马车在外头等着。”霍棋佑催促道。

    柳庆云点点头,拱手告辞。

    目送柳庆云离去,霍棋佑突然有感而发的道:“ 我有点明白,为何你过去一直无法忘情柳庆云,他的确是个好男人。”

    “ 颇有同感。”刘巧若也这么觉得,若是原主和柳庆云在一起,应该会很幸福的。

    她的回答马上惹恼了他,他吃味的道:“ 舍不得了吗?是不是后悔没跟他一起回洵河镇?”

    她不满的瞪着他。他到底哪只眼睛看见她舍不得柳庆云了?又是哪只眼睛看见她后悔没跟着一起走?“ 你是故意来找碴的吗?”

    “ 你怎么老是认为我在找你麻烦?”霍棋佑一脸气恼,想不透怎么每次两人见面就很容易起争执。

    “ 如果没事,我要去忙了。”

    霍家少夫人养尊处优的,有啥好忙?严格说来,是他这个双肩撑起霍家一片天的男主人才需要忙吧,但当他见她坐到桌前,非常认真的看起帐本,他真真大吃一惊。

    正巧,曲少寰来报,说派去洵河镇的探子回来了,他便旋身走向书房。

http://www.syxfgov.cn/14_14337/66682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