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姨娘,求你放过少夫人吧!春儿求求你了……”春儿见刘巧若被塞进猪笼里,马上跪地向何绮凰哀求。

    再次面临死亡,刘巧若却不想认命,想到霍香宁还需要人照顾,她在猪笼里奋力挣扎,扯开嗓门大喊,“ 何绮凰,你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

    何绮凰不屑的睨着她,哼着气道:“ 你若是承认自己红杏出墙,或许相公还矜考虑减轻对你的惩罚。”

    “ 是霍棋佑让你这么做的?!”刘巧若不敢置信。

    “ 当然是相公让我做的。”

    刘巧若感到心寒无比,她以为经过这阵子的相处,霍棋佑至少对她和女儿不再那般冷漠,没想到只因柳庆云出现,他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要把她浸猪笼。

    看来这里也不是她能待的地方,死了心,她不再挣扎,但也绝对不可能承认自己红杏出墙。

    “ 看来你是宁死也不认错了,那就成全你吧,把她丢入溪中。”

    浸猪笼有两种方式,罪不及死的,头部会露在水外,该死者,会在猪笼下绑石头,直接沉入水底。

    何绮凰为了要铲除刘巧若这个敌手,铁了心要刘巧若的命,所以不管刘巧若认不认错,她都让人在猪笼下方绑了石头。

    这一丢,刘巧若直接沉入水底。

    人被塞在猪笼里,即便她会游泳也没有用,她感觉到空气越来越稀薄,加上冷冽的溪水,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这次,真的会死吧?

    老天爷,你真会跟我开玩笑,既要我命,又何必让我来此一遭?

    霍棋佑,我以为你至少对原主是有感情的,甚至傻傻对你动了心,可原来是我错了,你依然是初见时那个冷漠无情的家伙!

    她的思绪不断地翻转,哀叹、抱怨,至心灰意冷。

    滑出眼眶的泪和溪水融为一体,她打算闭上双眼,静静迎接死亡,但就在她眼睛即将闭上的瞬间,她仿佛看见一道身影迅速朝自己游来。

    谁?霍棋佑?还是来领她的死神?

    在她快要失去意识之际,霍棋佑打开了笼子,一把拉过她,在她嘴里注入一口又一口的气息,然后奋力地把她拉上水面,把她拖上岸。

    他用力按压着她的胸口,把她喝进去的溪水逼出来,看到她呛到睁开眼,他才略略松了口气。“ 醒了?”

    刘巧若以为自己会死,但醒来更觉得像是在作梦,为何要她命的人又要救她?她死瞪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霍棋佑一把抱起她,霸气的道:“ 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许去!包括阎罗王那里!”

    瞧他说啥蠢话,他以为地狱是他家开的吗?

    但她突然很想笑,因为从他的表情看来、从他的语气听来,他一点也不希望她死,她虚弱的问道:“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问题霍棋佑也在思索。

    他回到霍宅,确定娘亲没事后,准备再前往废宅,这同时竟接获通报,说何绮凰带着村人把刘巧若抓到溪边,要将她浸猪笼,他连忙赶到溪边。

    一发现刘巧若早就被浸猪笼丢进溪里,他连忙跳进溪里救人,等他找到人的时候,她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当下,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他怕真的会失去她。

    地狱当然不是他家开的,但他无论如何都得跟阎罗王抢人,哪怕要赔上他的命,他也在所不惜。

    现在他想通了,她问他为什么,一直以来的爱与在乎,才是最主要的理由。

    霍棋佑把刘巧若抱上马车,一路陪着她回到霍宅,马车才抵达,早就收到消息的家丁、丫鬟都动了起来,有人开门、有人递毯子、有人忙着烧热水,就怕怠慢了少夫人,会惹恼少爷。

    何绮凰没想到会弄巧成拙,既懊恼又担忧,怕霍棋佑会跟她算这笔帐,所以一回到霍宅,就躲在凰园不敢出声,只派秋香去打探消息。

    霍棋佑早就知道秋香是个恶奴,对刘巧若尤其大不敬,老仗着何绮凰的权势欺负刘巧若母女,这次还帮着何绮凰把刘巧若浸猪笼,既然眼下动不得何绮凰不如拿这恶奴开刀,所以他命人把秋香抓起来打了一顿,再让人把她拖回凰园。

    何绮凰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惹火了霍棋佑,连忙躲回相国府避难。

    霍棋佑把刘巧若接回霍宅之后,就守在馨园寸步不离,他请了大夫来替她把脉,确定她没有大碍,才放松了心情。

    但他还是担心她浸了冰冷的溪水会受寒留下病根,又命人煮了碗热腾腾的姜汤,还很霸气的要亲自喂她喝。

    “ 还是我自己来吧。”这辈子没被哪个男人这样伺候着,刘巧若很不自在,而且她现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面对他。

    是他命人把她浸猪笼的,她这两辈子受到的屈辱加起来,都不及这次来得让她难过,但也是他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他的反复让她无所适从,或许避开他才是正确的,因为他真的太危险了。

    “ 不要跟我讨价还价,这宅子里的所有人,包括你,都得听从我的命令。”霍棋佑霸气依然。

    他的确容不得他人对他的命令打折扣,连当今皇帝都得卖他面子,寻常人等怕他动怒,都会察言观色,就她不会。

    现在想想,他还真把她宠得无法无天了,才会一直看她的脸色过日子。

    但刘巧若又何尝不是一直在看他人脸色过日子,以前她看婆家脸色、看丈夫脸色,现在又得看霍棋佑、何绮凰的脸色,偏偏她每次都只有任人宰割的分,这让她越想越火大。

    她奋力把那碗姜汤推开,不小心把姜汤给打翻了,见他瞬间变了脸色,她也管不了那么多,对着他大吼,“ 既然要我死,就不要在这里假惺惺!”

    “ 我要你死的话,你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吗?”

    “ 你想否认吗?!敢作不敢当啊!”

    “ 我没做的事情,为何得承认?这世上,没有我霍棋佑敢作不敢当的事情!”

    两人原本气氛还好好的,可这会儿已经剑拔弩张,守在房外的春儿听得是冷汗直冒。

    她很想冲进去阻止少夫人再顶撞少爷,但迟迟不敢移动脚步,只能在外头干着急。

http://www.syxfgov.cn/14_14337/66682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