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怕和柳庆云对话,毕竟他和原主太熟悉了,她极可能漏洞百出,后来她想出了一招,只要他问起她不知道的,她就回答不要、不用\'不想,反正一律说不就好了。

    “ 你都不想念你爹和你姨娘吗?”

    他的问题勾起了她的愁思,她好想父母,她大学的时候父母因为车祸过世了,她知道一个人过日子有多孤单,可能是因为太渴望家庭的温暖,她才会百般容忍江家人,但显然是她把人性想得太过美好,不是所有人都是好人。

    迟迟等不到她的回应,柳庆云轻唤一声,“ 巧若?”

    刘巧若差点就回他一个不字,可是思绪一拉回来,她才想到,这会儿说不并不妥当,一个远嫁到京城的女儿多年不见亲人,若说不想,肯定会被骂无情无义的,于是她硬是改口,“ 想。”

    “ 那我带你回去吧。”

    “ 不用了,我想过阵子我可以请我相公陪我回去。”

    “ 你觉得他有那个心吗?”虽然不想道人长短,但对霍棋佑,柳庆云的确颇有微词。“ 如果他真有心带你回去探亲,不会四年来你都不曾踏足洵河县。”

    “ 是吗?”

    这样说来,霍棋佑的确很过分,就算是没有感情的夫妻,也该做做样子给外人看嘛,不过话说回来,霍棋佑恐怕根本不屑做样子给外人看。

    “ 才不是那样,你别瞎说,我们少爷说过要带少夫人回乡探亲的,是少夫人不愿意,这个我可以作证。”一旁吃得满嘴饭菜的春儿听不下去,跳出来扞卫自家少爷。

    “ 你听到了,霍棋佑确实是有心那么做的。”

    “ 所以就算你现在被霍棋佑困在这儿,也甘之如饴吗?”

    她早就忘了他们的山盟海誓,心已经偏向霍棋佑,即使被霍棋佑欺凌,她似乎一点也没放在心上,倒是他,枉做了小人,他突然觉得自己此番来错了。

    “ 我不觉得在这里有什么不好,不过我很感激你的好意,但人言可畏,请你以后别再来了。”

    “ 我明白了,只要你觉得这日子是你要的,我无话可说,明日我便会离开。”

    两人达成了共识,但还是迟了些,他们话语方落,霍棋佑和何绮凰就抵达了,霍棋佑还一脸气呼呼的。

    何绮凰一到唯恐天下不乱的指着刘巧若尖声骂道:“ 刘巧若,你竟敢红杏出墙!”

    看到两人,刘巧若深深觉得自己有够倒霉,也意识到事态真的严重了。

    霍棋佑最近很忙,除了忙商行的生意,还要和皇上商量国家大事,处理何广的事情,可以说是蜡烛两头烧。

    近来何广动作频频,即使他派人从中劫走了何广私下向外域商人购买的武器,何广还是没有稍加收敛,反而更积极的拉拢朝中大臣,不只如此,他还发现何广和西域的官员也有往来。

    所以他密集的和皇上讨论,要如何应对何广接下来可能的行动,以及如何布署人马,好在有状况时可以随时和宫内来个里应外合。

    为了让何广被逼到绝境,他想出了一个计策拔除何广的右膀,也就是户部尚书高利,高利除了平日动手脚把该进国库的银子移到何广那儿,还在外头私设dixia钱庄,放高利,骗取人民的血汗钱。

    他故意打草惊蛇,让人散播消息给高利,让他以为自己被皇上的人盯上了,高利一急,就想快点把dixia钱庄结束掉,但何广不愿意,两人因此起了争执,高利不想每天提心吊胆,还是背着何广把dixia钱庄给关了。

    霍棋佑则借机把人给逮个正着,并把相关证据全都交给无影,逼得高利措手不及。

    顾上进和高利先后入狱,何广越发心慌,就等他出错、自毁长城,霍棋佑也因此更忙了。

    虽然他无心仕途,可是皇上是他的拜把兄弟,他能为其分一分忧,便是一分。

    所以他和石定以及曲少寰接连好几日不在府里,结果一进门,派去暗中保护刘巧若母女的护卫都还没来得及向他报告废宅最近发生的事情,何绮凰就来了。

    她把刘巧若见旧情人的事情告诉他,当下他便想亲自到废宅了解一下情况。

    到了废宅,他还没开口,何绮凰便一口咬定她红杏出墙,并且在一旁煽风点火,要他不能轻易放过刘巧若和柳庆云,他虽然不相信刘巧若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但柳庆云的存在就是个错误。

    他不知道该拿刘巧若如何是好,正感头疼之际,家丁又匆忙来报,说他娘亲突然昏倒,他只好暂时先让人把柳庆云抓起来一起带回霍宅,并喝令刘巧若在废宅等候发落。

    何绮凰以为以霍棋佑的脾气,肯定无法接受妻子和其他男人私会,才会带着霍棋佑亲自走一趟,目的就是要让霍棋佑把刘巧若休了。

    但霍棋佑一点动作都没有,心急的她不想前功尽弃,所以离开后没多久,又返回废宅,假借霍棋佑的名义,佯骗一群半被收买来的村民,到废宅嚷着要把刘巧若抓去浸猪笼。

    一群人冲进废宅,春儿和奶娘根本阻挡不了,霍香宁被吓得躲在娘亲的身后,紧抓着娘亲的大腿号啕大哭。

    “ 你们吓坏孩子了,都给我出去!”刘巧若一边安抚着霍香宁,一边吓阻一直逼上前来的村民。

    可她毕竟是个弱女子,两、三个人就轻易把她架住了,也完全没有人理会在拉扯间摔跌在地的的霍香宁。

    “ 娘……娘……”霍香宁坐在地上哭喊。

    奶娘急忙冲上前抱起她,免得她被那群人给踩伤。

    春儿则上前想救刘巧若,却敌不过众人的力气,只能一个劲的哀求,“ 求你们放了我家少夫人吧,她真的是无辜的!”

    自从来到废宅,她更清楚少夫人心地善良,又有才华,对少夫人越来越忠诚,虽然有时会觉得少夫人怪怪的,但这不减她对少夫人的崇敬,她实在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少夫人被诬陷。

    “ 臭丫头,再不退到一旁,连你一起处罚!”何绮凰大声暍令,接着朝村民命令道:“ 快把这个贱妇拉到溪边去!”

    一群人架着刘巧若来到溪边,因为山上的雪融化了,溪水显得格外湍急。

http://www.syxfgov.cn/14_14337/66682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