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我过来,错过了用膳时刻,你可否额外替我准备?”

    他吃遍了山珍海味,却喜欢上她的料理,虽然她的料理看似简单,但总能让人吃得津津有味,宁儿如此、春儿如此、奶娘如此,连他也跟着上瘾。

    就像今日,她仅是把一块烤熟的腌肉夹入蒸熟的馒头里,再加上少许酸菜,竟也能成为一道美味料理,她说那叫做虎咬猪,他压根听都没听过,可他亲身验证过了,她的厨艺,简直不输御厨。

    刘巧若略一思忖便同意了,这令霍棋佑更欢喜。

    当晚回到霍宅,霍棋佑决定派个人去刘巧若的故乡,查问一下过去的刘巧若,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子。

    算计刘巧若,让她被关在废宅,何绮凰以为她可以独占霍棋佑一个人了,打算使出浑身解数,好让他把心思都放在她身上,藉此怀上霍家的子嗣。

    今日,她特意打扮一番,把皇上赏给霍棋佑,他又转送给她的珍奇首饰和绫罗绸缎都穿戴上身,还让厨子准备了佳肴和美酒,就等着丫鬟去把霍棋佑请过来。

    秋香去了又回,表情有些难看。

    “ 我让你去请少爷过来,你那是什么表情,存心惹我不悦吗?”

    秋香连忙道:“ 奴婢是替主子抱屈,你为少爷忙了一整个上午,可是少爷却跑到刘巧若那里去。”

    一听,何绮凰的表情一沉。“ 你再说一次,少爷去哪里了3”

    “ 秋香方才要去请少爷,可是到了前厅,就听到其他下人议论纷纷,说少爷最近去废宅去得可勤了。”

    事实上,霍棋佑交代过,不得泄漏他的行踪,整个霍宅上下,没有人敢随意议论主子的去向,只是正巧替霍棋佑制衣的绣工,送了新衣过来,曲少寰跟石定说,少爷等着他把少夫人和小小姐的新衣送过去,要绣工一并拿来,秋香听到了,就自己添油加醋了。

    被秋香这么一挑拨,又找来顺问出霍棋佑的行踪,何绮凰难掩气怒,打翻了醋桶子,手一挥,便把桌上的菜肴全扫落在地。

    秋香虽不是第一次见到何绮凰发脾气,知道她性子一来是会迁怒的,她怕被波及,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

    “ 备轿!”

    主子发话,照做就是,秋香不敢多问,快速离开何绮凰的寝房,备轿去了。

    何绮凰自觉受了委屈,坐着轿子回相国府向她爹哭诉告状。

    “ 爹,你一定要为女儿作主!”

    “ 你使性子有什么用,要是把霍棋佑惹火了,你就真的啥也没有了,马上回去!”

    对何广来说,她就只是一颗他安排在霍棋佑身边的棋子,棋子就得有旗子的用处,若是得罪了霍棋佑,断了他的金脉,她就等同于是一颗废棋。

    “ 难道要女儿咽下这口气?”自从嫁给霍棋佑之后,爹对她比以前好多了,也不再漠视她的存在,她以为这次爹还是会替她出头,听到爹这么说,她有些错愕。

    “ 咽不下也得咽,想整刘巧若,得用点脑子。”

    “ 爹有何良方,女儿照办便是。”何绮凰闷闷的道。

    “ 你还记得刘巧若在家乡那个论及婚嫁的青梅竹马吧,刘巧若会对霍棋佑冷落冰霜,是因为那个男人,可见两人感情深厚,如果那人知道刘巧若在这儿受苦受罪,他会置若罔闻吗?”

    何绮凰的眼睛瞬间发亮,不久前才哭得要死要活,这会儿已经粲笑如花。“ 还是爹心思缜密。”

    “ 做事不得毛躁,别留祸根,还有切记,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抓住霍棋佑的心,爹需要他的财力当后盾,你若希望未来能过好日子,就多用点心,不要只会耍小性子。”

    句句点到了痛处,但又一言不差,何绮凰压根不敢顶嘴,因为她确实短视。

    她很清楚,她在相国府里,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庶女,但在霍宅,她是个可以呼

    风唤雨的姨娘,倘若她抓住了霍棋佑的心,等同于得到了爹的信任,以后她在相国府的地位也会大大提高,她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姊妹们,肯定不敢再看不起她了。

    为了未来,她怎么也得忍辱负重。

    但,眼前要做的,还是得先把碍眼的绊脚石给搬开,否则她很难得到霍棋佑的青睐。

    为了整刘巧若,何绮凰写了一封信函,让人把信函送到刘巧若的家乡,交给与刘巧若情投意合却不能相守白头的柳庆云。

    她在信里写着,刘巧若打从嫁进霍家,就备受欺凌,被霍棋佑冷落,最后甚至走上绝路,醒来之后,还被霍棋佑打入废宅圈禁起来,母女俩在废宅过着无人闻问又凄凉狼狈的生活。

    她没一句真话,但柳庆云却信以为真。

    他本以为刘巧若嫁进霍家当了少夫人,便能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这几年他一直抱持着祝福的心情,他真心觉得,只要刘巧若幸福,他没有任何怨言。

    可是这封信彻底瓦解了他这些年来的期盼,他可以见到刘巧若幸福,却无法在知道她正在受苦时不伸出援手。

    不过,年迈的母亲需要他照顾,他无法说离开就离开,为此,他几日来茶不思、饭不想,老站在门口望着远处出神。

    “ 柳相公,你是不是有啥心事?若有心事,不妨说出来,说不准我能帮你出点主意。”

    说话的是邻居秦香柔,她两年前丧夫,成了寡妇,在巷子尾摆了个豆腐摊,柳庆云的母亲常去捧场,彼此较为熟稔后,秦香柔也常到柳家走动。

    柳庆云知道这是他娘的主意,和她好好过下半辈子,不要老惦记着不可能的人。

    但感情这种事儿,不是随便撮合就真的能白头偕老,刘巧若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情感深,不是那么容易拔除的。

    他怕秦香柔想偏了,一直都和她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但眼下,似乎也只有她能托付了。

    可是要请秦香柔帮忙照顾母亲,他又不肯接受她,他觉得自己很自私,怎么也说不出口。

    其实秦香柔知道,柳庆云一直无法忘情刘巧若,她嫁到这里来时,就听说了刘巧若和柳庆云的事情,整个村子都在传,说霍棋佑仗着财大势大,棒打鸳鸯、横刀夺爱,硬是拆散了两个有情人,但是真相其实是,刘巧若的继母贪图霍家的聘礼,没将实情告诉霍棋佑,狠心拆散了一对有情人。

http://www.syxfgov.cn/14_14337/66682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