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绮凰得知消息后,眉头紧紧皱起,非常不悦的问道:“ 春儿?她不是和刘巧若去废宅了,为何又出现在霍宅?”

    “ 她说要见少爷。”

    “ 为了何事?”

    “ 好像是小小姐病了。”

    何绮凰冷哼一声,尖酸地道:“ 果然是个千金小姐,不过一个晚上就病了。”

    “ 何姨娘,要放任不管吗?”

    “ 把她轰走,就说是我的意思,犯错的人,没少爷同意不许踏入霍宅,反正少爷今日不在府里,曲总管和石定也跟着少爷出门,叫其他人不要乱嚼舌根,谁也不许跟少爷说这件事。”决心让刘巧若和霍香宁受点苦,何绮凰冷笑的交代道。

    秋香应了一声,马上转身去执行主子的命令。

    当秋香来到大门这儿时,春儿还在哀求丁伯。

    “ 你不用求丁伯了,就算丁伯答应了,何姨娘也不会答应。”秋香冷冷的道。

    “ 秋香姊,拜托你在何姨娘面前说说好话吧……小小姐的身体真的禁不起折腾的,要不……你跟何姨娘商量商量,拿些银两,我去请大夫帮小小姐看病吧。”

    春儿能想的法子都想了,但秋香还是摇头拒绝。

    “ 不要在这里吵吵闹闹的,少爷不在府里,有事情等少爷回来再说吧。”秋香不耐烦的道。

    “ 他是真的不在家,还是故意避而不见?!”刘巧若远远就听到秋香那咄咄逼人又欺人太甚的语气,她胸口那把火控制不住整个翻腾上来。

    没料到少夫人会出现,秋香楞了一下。

    平日秋香仗势欺人惯了,态度向来嚣张跋扈,对少夫人也不恭敬,但是刚刚,她被少夫人的气势吓到了,呆呆的一声都吭不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秋香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的道:“ 少、少爷……真的不在……”她边说边后退,然后对着丁伯嚷道:“ 你要是不想惹姨娘恼怒,就快点关门。”

    少爷不在家,何姨娘的权势最大,虽然站在外头的是少夫人,可她现在是被罚圈禁废宅的罪人,丁伯也不敢忤逆何绮凰。“ 少夫人,你还是请回吧,少爷真的不在。”说完,丁伯就把大门给关上了。

    春儿见少夫人被挡在门外,实在很难过,也替少夫人感到不平,但她只是个下人,一点力也使不上,只能劝慰道:“ 少夫人,我们还是回去吧,站在这里会冻着的。”

    刘巧若收回瞪着门板的目光,转而看向春儿吩咐道:“ 我非见到少爷不可,春儿,你先回去帮忙照料宁儿,千万不要让她冻着,也不能让她太热,地面上洒些水,不要让房间太干,还有,煮些米汤喂她喝。”

    春儿知道劝不了主子,只好乖乖的听命行事。

    刘巧若目送春儿离去后,一直站在风雪中。

    冷是自然,但是她知道,现在唯一能救霍香宁的人,只有霍棋佑。

    霍棋佑骑在马背上,远远就看到刘巧若一个人站在风雪中,他不知道她在那里站了多久,却看得出来她很冷,因为她不断搓着手臂、来回走动。

    大风雪的,她突然回来做什么?丁伯没告诉她他不在吗?

    缓缓策马靠近,他居高临下的问道:“ 你疯了吗?这种天气,你在这里做什么?”

    因为风雪的呼啸声太大声,以致刘巧若并未听闻马蹄声,突然从后方传来严厉的质问声,让她吓了一跳。

    转过身,她楞楞的看着马背上的霍棋佑,那帅气挺拔的姿态,让她联想到豪气策马奔腾在原野上的英雄,当他们四目相对的刹那,她莫名的脸红了,但仅仅瞬间,她便恢复了理智。

    她对曲少寰和石定道:“ 请你们回避一下,我有话要单独和少爷聊聊。”

    在她下达命令的瞬间,霍棋佑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眼前的刘巧若不是刘巧若,她的态度坚毅,且散发着让人无法接拒的威严。

    连一向只听令于少爷的曲少寰和石定都感受到了,很听话的默默退开了。

    霍棋佑拉回思绪,问道:“ 你想跟我聊什么?你确定要在这里聊?”

    她难得主动找他聊聊,应该找个温暖的地方,泡壶热茶,端盘甜点,她看起来很需要,至少也该给她一杯姜茶驱驱寒。

    刘巧若深吸一口气,对他伸长手说:“ 我来,不是为了找你闲聊,宁儿病了,我需要银子请大夫,快点给我银子。”

    他真的觉得眼前的她很陌生,曾几何时,她这么关心过女儿?以前来向他递消息的都是奶娘……难道,是他根本没好好了解她?

    霍棋佑轻松的跃下马,上前拉住她的手走向马儿。

    她紧张的问道:“ 你拉着我要做什么?你到底有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我说……”

    “ 宁儿病了,你要我找大夫,那就跟我走,别废话!”

    他一声令下,刘巧若就乖乖闭嘴了,只要能救霍香宁,她什么都可以做。

    可是,上了马背,两人同乘一驹,背贴着霍棋佑的胸膛,就像是被他拥着,这种太过亲密的举措还是让她非常不自在。

    “ 不想落马,就安静的待着。”

    闻言,她偷偷倒抽了口气,再也不敢乱动了。

    让石定和曲少寰去请大夫,霍棋佑带刘巧若回废屋,急着见女儿。

    明明马儿前进的速度并不慢,刘巧若却觉得路漫长得好像怎样走都走不完,而她更发现,自己的心,莫名的越跳越快,很希望霍棋佑可以放她下马。

    霍棋佑当然不可能放她下马,除了不希望她累着,更因为这是他们在四年前的洞房花烛夜之后,第一次这么靠近,要不是因为女儿病了急需赶路,他真的希望马儿的速度能再慢一点、这条路可以更长一点。

    两人回到废屋不久,大夫来了,也开了药方子,霍棋佑让石定跟大夫去抓药,大夫离开后,刘巧若就把大家都赶出房间,自己留下来照料。

    她告诉众人,霍香宁得的是一种叫做麻疹的病,如果没出过麻酸的人靠近,很可能会被传染,所以要众人离开。

    她喂霍香宁喝下汤药,并且在她长疹子的地方抹了大夫开的止痒药膏,那当然也她要求的。

    虽然觉得她的行为真的很奇怪,但是看她态度自信,所以霍棋佑就任由她去处理,自己只是静静的在一旁陪伴。

    其实他不确定刘巧若需不需要他的陪伴,现在她的眼里只有女儿,并无他的存在,不过此时他并不在意被冷落,只希望女儿能够快点好起来。

    刘巧若知道他一直都在,也因为如此,她才能很安心地照顾孩子,至少她知道,一旦有任何状况,她不至于求助无门。

    大夫开的药起了作用,霍香宁开始退烧了,此时,已是大半夜。

http://www.syxfgov.cn/14_14337/66682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