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原本还期待着顾上进会咬出何广,但他只是默默的自己扛下了罪,仿佛事儿和何广一点关系都没有。

    实际上,这都是何广与顾上进先前就谈妥的,就算被抓了,也不能出卖对方,因为还得靠对方救自己出天牢,再者,何广以顾上进的亲人要胁,若顾上进敢多说一句不利何广的话,顾家四十余口人恐怕就会一夜消失。

    知道顾上进不可能咬出何广,皇上也不再多做希冀,他对着堂下说:“ 将顾上进打入天牢,即日起,命李石俊为兵部尚书,仔细彻查众卿家的私家护卫与兵器,若超过朕说的数,全数没收入兵部,违者一律打入天牢,退朝!”

    突如其来的混乱,让何广完全没了招架之力,他的左膀被卸下,开始急了。

    废宅位在距离霍宅十里外的树林里,距离最近的村子大概五里远,附近无其他住家,相当僻静,加上这儿长年无人居住,屋内早就结满了蜘蛛网。

    霍府的下人都说废宅就像是霍府的冷宫,会这么说并不是因为这儿是用来圈禁人的,而是屋子老旧,冬天寒风灌入,让屋子一片冰冷,才有了冷宫的别名。

    送少夫人她们一行人前来的车夫和跟随过来打扫的家丁,一路上七嘴八舌说的话,都入了张若曦的耳里,春儿更是担忧得要命。

    因为少爷说了,只会给她们少许的银两让她们生活,值钱的首饰也被何姨娘扣了下来,不足的得要她们自行想办法,但是少夫人、小小姐、奶娘和她,根本没有在外谋生的能力,春儿实在很怕她们会全都饿死和冻死在废宅。

    在台湾,张若曦也没体验过这种冷冽的生活环境,但她一直都是很坚韧的女性,不管再恶劣的环境,她都没被击倒过,所以她深信,就算在这里,她也能活得很快乐,或许远比在霍宅来得轻松自在,重点是,她能和孩子在一起,这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她很快的打起精神,吩咐还在一旁发楞的春儿,“ 动起来就不冷了,去把火升上吧,别让香宁冻着了。”

    “ 是。”春儿连忙去取柴火,把火升上,一盆火,暖了屋子,也暖了几个人的心。

    家丁将屋子略微打扫后,就让车夫载回霍宅了,剩下的,当然得她们自个儿动手。

    看着一屋子的尘埃,劳碌命的张若曦毛病又犯了,拿了扫帚就开始打扫。

    春儿和奶娘见状,连忙上前劝阻,“ 少夫人,这种粗活就交给我们吧,你做不得的!”

    “ 没啥做得做不得的,说起来,你们还是受我所累,跟了我这种主子,辛苦你们了。”

    渐渐的,张若曦比较能接受现在的身分了,今天在来的路上,她也决定要好好的刘巧若这个名字展开新人生,反正遇到问题,想办法解决就是了。

    她努力和春儿以及奶娘把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还在升火的火炉上炒菜,目的就是为了省点柴火。

    在现代,她就是标准的厨娘,所以家事一点也难不倒她,但看到她又是打扫,又是洗手做羹汤,春儿和奶娘都很吃惊。

    “ 少夫人,你会煮菜啊?”

    “ 会啊,怎么了?”

    “ 你以前从不做这些事情的。”

    这样也露馅啊,真伤脑筋。为了让春儿和奶娘不要太震惊,张若曦——刘巧若连忙解释,“ 我以前在娘家常常下厨的,只是嫁过来以后没在做而已,不需要太大惊小怪,以后我们得靠自己,家事我也会分担着做,春儿,明儿个你去市集买些蔬菜回来腌制,这大寒冬的,我们得预备点粮食,免得大风雪来时我们没东西吃。”

    “ 好的。”

    刘巧若的思绪转了转,霍棋佑每个月只给她们一点银子过活,是否是想让她们自生自灭呢?还有何绮凰,现在肯定在暗自窃笑,总算把她这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少夫人给踢出霍宅,以后霍宅就是她一个人的天下了。

    不过她绝对不会倒下的,而且还要活得好好的,让所有想看她们落难的人跌破眼镜!

    霍宅里,霍棋佑一夜无眠,在书房里踱来踱去,似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又似在烦恼些什么,但更像是在等候某人的到来。

    窗外,雪片飞洒,大地白茫茫的一片。

    这天,连在建筑密实的宅子里点着火炉都嫌冷冽,废宅肯定更冷了,这样的惩罚会不会太过了点?

    为了让何广和何绮凰住嘴,他下的这步棋,真的令他有些为难与不甘愿。

    刘巧若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点头说好,唯一条件是要把女儿一起带去,现在的她,看起来真的就是个慈母,凡事都会把女儿摆在第一位,她那么做,八成是怕女儿留在霍宅被欺凌吧。

    其实她愿意带着女儿也让他松了口气,毕竟让女儿独自留在霍宅,他也担心何绮凰会使些下流手段欺负女儿。

    为了女儿身上的伤,刘巧若和他理论,觉得他是个不称职的爹,他无法否认,居然信了何绮凰和那些下人的说词,亲眼看到女儿的伤时,他再次深感为人丈夫和父亲的自己实在窝囊极了。

    他不是没想过直接把何绮凰赶出霍宅,但他允诺了皇上在先,不能失信,若非为了天下苍生,他还真想掐死出让何绮凰嫁进霍宅这个馊主意的皇上!

    他走着、等着,屋外,更锣刚刚敲过两下,书房的门传来轻敲声了。

    “ 进来。”

    门开,一身寒气的石定走了进来,他的肩膀上还残留着雪花。

    “ 事情都办妥了?”

    “ 办妥了。”石定不爱说话,但主子问话时,他还是有问必答的。

    今晚他是去执行少爷交付的任务,少爷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废宅,把柴房里的柴都添满,还让他打一些猎物,送到废宅门口,好让少夫人她们不至于没有食物。

    这晚石定很忙,并且有点大材小用,他本来只要负责维护霍宅上下的安全,并且充当少爷隐形的眼睛,把所见的一切都即时向少爷禀报,但今晚他化身为樵夫和猎人。

http://www.syxfgov.cn/14_14337/66682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