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显然何绮凰早了一步,曲少寰还没走出厅堂,家丁就前来告知,“ 少爷,何相国来访。”

    一想到何广那张诡谲难测的笑脸,霍棋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个老贼,棘手又麻烦,偏偏他不想见,却不得不见,但为何他这么快就收到消息了?秋香并未外出,看来宅子里还有其他人在替何绮凰传话。

    “ 少寰,宅子里的人,得稍做整顿了。”

    这是他的地盘,就算假装让何绮凰拥有点势力,并不代表他可以容忍有人把宅子里的事儿向外递消息。

    “ 是。”曲少寰恭敬应道,接着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何相国……”他可不敢随便揣测少爷的心思。

    霍棋佑也明白何广向来当霍府是他的地盘,就算曲少寰有心挡人,怕也只是力不从心,只是他都还没吩咐下去,何广便已来到大厅。

    霍棋佑向曲少寰使了个眼色,曲少寰向何相国行了礼后,便先行退下。

    霍棋佑挂上奉承的面具,努力微笑道:“ 岳丈大人风尘仆仆前来,小婿有失远迎,失礼了。”

    “ 我听闻绮凰落水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何广一脸关切的道。

    “ 是出了点小意外,已经请大夫看过了,说无大碍,只需要多加休息,过两日便能恢复精神。”

    “ 只是小意外?可我听到的好像并非是意外,而是人为的,莫非贤婿有心护短?”何广面色一沉,不悦的道。

    他本以为刘巧若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在霍府不受宠,也没有少夫人该有的地位和权势,但是这一年多来,见霍棋佑虽宠爱自己的庶女,却不愿意和她同床共枕,以致庶女至今仍未有个一儿半女,他认为,追根究底,还是和刘巧若母女脱离不了干系。

    而这一次,刘巧若竟然敢当面和庶女起冲突,同时激起了庶女的忧患意识,她便让人到相国府通风报信,希望藉由他这老丈人的身分,向霍棋佑施点压力,最好能让他直接休了刘巧若。

    老奸巨猾的何广心底打着什么主意,霍棋佑是清楚的,只是平日他假装无所察觉,让他们父女在他的宅子里拿点乔,但他没料到刘巧若这回会自己跳进何绮凰的圈套,他知道这对父女一定会藉着此事大做文章,若顺了他们的意,他心底不舒坦,可若是不让他们得逞,何广又会有所怀疑,这分寸拿捏,真教他有些伤神。

    想到这里,他不免也对皇上有些微词,没事尽让他做些吃力不讨好的活,看来这些帐以后可得好好同皇上算清楚了,绝对不会是一张免死金牌就能了事的。

    “ 贤婿,虽然你的家务事我不该过问,但是这次真的过火了,我的闺女可是我的心头肉,她要是有个闪失,白发人送黑发人,教我情何以堪?你无论如何都该给我个交代。”

    “ 小婿一定会处理妥当。”霍棋佑表面恭顺,心里却忍不住重重叹了一口气,看来这次得委屈一下刘巧若了。

    一回到寝房,春儿马上双膝一曲,跪了下来。

    虽然少夫人以前对她不是很好,但也不至于像姨夫人那样虐待下人,而且近日少夫人的个性完全改变,对每个人都和蔼可亲,有好吃好喝的一定都会和他们这些下人分享,所以刚刚在少爷面前陷害少夫人,让她觉得非常羞耻。

    “ 你这是做什么,快点起来。”张若曦急忙道。

    “ 春儿对不起少夫人。”春儿极为愧疚的道。

    “ 那你就说说是怎么回事吧。”张若曦轻叹了口气道。

    “ 姨夫人派人来说了,要是春儿帮了少夫人,就要把春儿赶出去,可是春儿不能被赶出去……我娘生病了,需要我攒银子回去给她看病……春儿真的不是故意陷害少夫人的……”

    “ 原来如此。”张若曦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一丝怒意。“ 起来吧,这事不怪你,你也是有苦衷的,我能理解。”

    春儿听话的站起身,却突然号啕大哭。她万万没料到少夫人的心胸如此宽大,竟然连骂她一句都没有,待稍微冷静下来后,她深深觉得不该为了自己的事害得少夫人被诬蔑,她豁出去的道:“ 春儿这就去向少爷解释清楚,不能让姨夫人诬陷少夫人。”

    “ 不必了。”张若曦连忙阻止。

    “ 少夫人……”

    “ 就让他们那样认为吧。”

    “ 不可以啊!少夫人明明什么也没做,还好心的救了姨夫人。”

    “ 我根本不在乎是不是会被误解。”不过张若曦很想知道霍棋佑会如何处置自己,他不是个可以轻易看透的人,她无法猜测他的想法。“ 少爷平常都是怎么处置犯错的人呢?”

    “ 要看犯的错是大是小。”

    张若曦一听,不禁皱起眉头。惨了,落水的是何绮凰,她可是掌中馈之人,更别说何绮凰还是霍棋佑的宠妾,说不准她得被抽个几鞭……想到这里,她又问道:“ 有棉花吗?”

    “ 棉花?”

    “ 嗯,有的话去帮我拿来,越多越好。”她可不想被抽得皮开肉绽,在衣服里多塞几层棉花,应该能多点保护吧。

    “ 这会儿春儿也不知道该上哪儿去替少夫人找棉花,不过真急着要的话,倒是可以把棉被里的棉花抽出来凑合。”大宅子里棉被多着,抽出个一、两件,也没人会说话的。

    “ 那还不快来帮忙。”张若曦说完,就要春儿帮忙一起拆棉被。

    但是张若曦还没来得及把棉花塞进衣服里,霍棋佑就来了,冏的是,还被他看到满屋子的棉花团。

    “ 这是在做什么?”他错愕的问。

    春儿一看到少爷来了,吓了一跳,行了礼后马上退到一旁。

    张若曦当下真的有股冲动想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下来,淡然的回道:“ 想帮香宁做个小布偶。”她总不会笨得老实说是因为害怕被抽鞭子。

    霍棋佑微挑起眉,又是怪事一件,先不说要做布偶给女儿,她连替女儿缝制一件衣物都没有,不过话说回来,自从她醒来后,不对劲的举动实在太多了,但最奇怪的还是她和何绮凰杠上这件事儿。

    思绪转到这儿,他这才想起来找她的目的,他向后一甩长袍衣摆,坐到桌前,并要她也坐下来,这才说道:“ 我来,是要告诉你,你得为自己莽撞的行为付出一些代价。”

    “ 喔。”张若曦平静的问道:“ 你打算抽我几鞭?”

    “ 抽鞭?”

    “ 不是吗?还是你打算直接给我一纸休书?”说完,张若曦突然想到霍香宁,连忙补充道:“ 我先说了,就算你要休了我,我也要把香宁带走。”

http://www.syxfgov.cn/14_14337/66682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