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刘巧若不受宠,何绮凰一进门,整个霍宅就像是何绮凰的天下,大家都怕何绮凰,何绮凰也不曾把刘巧若母女放在眼里,这后花园有她在,其他人通常都得回避,其中自然包括刘巧若母女。

    “ 姨夫人……”春儿和奶娘怯怯地唤道。

    张若曦看到两人的反应,微微挑眉,原来就是这个女人,怎么,她有这么可怕吗?

    “ 原来是姊姊啊。”

    她的声音尖锐、语气又酸,张若曦一听,顿时觉得整个人好不舒服。“ 你就是姨夫人?”

    张若曦上下打量着她,据说在古代要看一个人是不是富贵荣华,看对方的打扮和身上的饰品大概就能猜出一二,而这位姨夫人,雍容华贵,自不在话下,堪称贵女,气势比原主可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难怪下人们怕她怕得要命。

    “ 姨夫人是下人们叫唤的,姊姊就叫我绮凰吧。”何绮凰假装认分的道。

    张若曦懒得和她说这么多,劈头就问:“ 宁儿身上的伤是不是你打的?”

    “ 冤枉啊!我疼那孩子都来不及了,怎可能打她,姊姊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何绮凰故作委屈的道。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不知怎地,张若曦就是觉得何绮凰现在的和善都是装出来的。

    “ 姊姊不是一向对孩子不闻不问,怎么这会儿又表现得那么在乎了?敢情是醒来之后转了性了?”

    “ 你说实话,孩子身上的伤是不是你弄出来的?”

    “ 我都说了与我无关,我还有事情要忙,不陪你胡搅蛮缠了。”

    “ 你不能走,我们把话说清楚!”张若曦急着要问清楚,下意识出手拉住了何绮凰。

    秋香见自家主子用力挣扎,连忙上前帮忙,虽然她顺利让少夫人松了手,却也害得自家主子一时重心不稳,跌进冰冷的池水里。

    “ 救命!救命啊!少夫人杀人了!少夫人杀人了!”秋香看见自家主子落水,马上大声嚷嚷。

    真是欲加之罪啊!张若曦突然觉得,这世界似乎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美好。

    最后是张若曦跳下冷得足以冻死人的寒湖中,把何绮凰救起来的。

    何绮凰只吃了几口冰水,却假装病重躺在床上不起,还让大夫把她的症状讲得好像仅存一口气。

    霍棋佑回府,一得知何绮凰落水,便把刘巧若和当时在场的人都唤到厅堂,询问事情经过。

    秋香一口咬定是少夫人想要杀害姨夫人,还哭哭啼啼的说姨夫人病得有多严重。

    不过霍棋佑并不担心何绮凰,他反而比较在意一直闷不吭声的刘巧若。

    怕她在寒湖中待太久身体受不了,他让下人搬来了椅子让她坐着,又多拿来了两个火炉放在她面前让她暖身,再让下人送上一碗暖呼呼的姜汤。

    “ 少爷,姨夫人正病着,少爷要不要去瞧瞧?奴婢觉得姨夫人真的太可怜了,姨夫人明明没欺负小小姐,可是少夫人却一直冤枉她,还推姨夫人下水,真是欺人太甚!”

    张若曦冷冷的看着秋香跪在那里自导自演,受不了的想,何绮凰目中无人,连她的丫鬟也是非不分,看来就算她不惹人,还是很难置身事外。

    “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霍棋佑再次问道。

    张若曦表情严肃的道:“ 我没推她,是她和我拉扯,结果我一松手,她就落水了,说起来,我还是她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我跳下去救她,她可能真的会淹死。”

    “ 明明就是少夫人把姨夫人推下水的,少夫人可以叫春儿来说说啊,看是谁说的才对。”

    “ 好啊,春儿,你告诉少爷,当时情况是怎么样。”张若曦心想,春儿好歹是原主的丫鬟,这几天相处感觉也没什么心眼儿,应该不会站在何绮凰那边。

    春儿怯懦看了看少夫人和少爷,迟迟不敢开口。

    “ 春儿,你说,当时的情况究竟如何。”霍棋佑沉着脸命令道。

    春儿身子一缩,头垂得更低了。

    “ 快说!”霍棋佑的嗓音又冷了几分。

    “ 奴婢没看清楚。”春儿吓得脸色都惨白了,身子几乎要贴到地板上。

    听到春儿这么说,张若曦难掩震惊的瞪大眼睛瞅着春儿,但很快的她就想通了,大宅子就等于迷你版的战场,她怎么会天真的以为只要凭藉事实就能站得住脚,再加上春儿这么怕何绮凰,只是何绮凰威胁个几句,春儿自然什么都不敢说。

    她只庆幸春儿不像秋香那样信口开河,但她不敢再寄望有谁会替她作证了。

    “ 你有何话要说?”霍棋佑转头看向刘巧若,表情深沉的问道。

    “ 我说得再多,恐怕也无济于事,你只管告诉我,你想怎么处置我。”

    她当初就是因为冲动争论才会丧命,她本以为是老天爷可怜她,让她穿来古代重活一次,但显然在这个世界,并没有比较好,原主不讨人喜欢,又没有靠山,还能指望什么呢?

    “ 你先回房吧,决定如何,我会让人告知你。春儿,扶少夫人回房。”

    “ 是。”春儿应了一声,马上起身搀扶着少夫人回房。

    石定其实早就将事情经过如实向霍棋佑禀报,霍棋佑会刻意问刘巧若,不过是想听听她的说法,但正如他猜测的,她依然一副天塌下来都与她无关的表情。

    从以前便如此,面对他时,她总是漠然,有时候他真来气了,想狠狠惩治她一番,但又狠不下心,下不了手。

    只是这回,事关何绮凰,他想息事宁人,怕是何绮凰也不会善罢干休。

    就像大夫说的,何绮凰没大碍,但她却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赖在床塌上,摆明就是要让刘巧若好看。

    他不想助长何绮凰的气焰,平常她已经够盛气凌人了,为了取信何广,他也配合着作作戏,好让他们父女俩以为何绮凰在霍府的地位是高人一等的。

    可这回,他实在不太想理会,拖了大半天还是没有任何举动,直到曲少寰提醒他,他才懒懒说道:“ 让人送些补品到姨夫人那儿去,她需要什么,都让人送去,别让她把事情闹大。”

    他假意讨好何绮凰,全是为了大局着想,目的就是安她的心,免得她把事情闹到何广那里去。

http://www.syxfgov.cn/14_14337/66682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