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宽广的霍宅安静得像一座空城,一家大小早早就寝,只有外头忽地传来敲锣打更的报时声,已经丑时了。

    然而这个时刻,还是有独醒之人,这人踩着轻缓的步伐,一如往常的踱向馨园。

    馨园是霍家少夫人刘巧若居住的院子,刘巧若和霍家少爷霍棋佑感情不睦,在生下小小姐霍香宁之后,她就搬进了馨园。

    平日会出入此处的,除了刘巧若本人,就只有她的贴身丫鬟春儿,其他人,就连女儿,也鲜少踏足。

    这是有原因的。

    霍棋佑小时候随父亲到龙江镇做生意时,认识了家住在龙江镇的刘巧若,那阵子,他们俩常玩在一块儿,后来她为了帮他赶走野狗被咬伤了,他因此承诺长大要娶她为妻。

    霍父也赞同儿子的勇于负责,便到刘家替儿子订了这门亲事,当时霍棋佑十岁,刘巧若六岁。

    后来霍家父子回京城,刘家也搬到洵河镇,由于路途遥远,几年下来,两家也渐渐疏于联系。

    长大后,霍棋佑想起了有这门亲事,为了信守承诺,他送上聘礼,得知刘家家境不好,他还派人送去很多银两。

    他依照多年前的约定,将刘巧若娶进门,洞房花烛当晚,他喝醉了,没有多加留意她的心情,强要了她,之后她便以死要胁,若他胆敢再碰她,就要当场自刎死在他面前。

    事后,他才得知,刘巧若在洵河镇有意中人,自此,他们就像陌路人,各过各的生活。

    但霍宅门第深深,刘巧若过得很不愉快,连当年怀了骨肉,她也一心想要让孩子流掉,常常捶打自己的肚子,或是跳上跳下的,可是孩子就像当定了霍家的骨肉,最后她只好认命的把孩子生下来。

    可是孩子生下来之后,她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让人直接把孩子交给奶娘照顾,她完全不闻不问,彷佛孩子不是她亲生的骨血。

    霍棋佑知道,刘巧若恨他入骨,连带着也不想要他的骨肉,对刘巧若母女,他总是感到有诸多亏欠,但他是一家之主,拉不下脸道歉,只能眼睁睁看着彼此越来越疏远。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刘巧若最后竟然还是选择了轻生。

    他本以为她是无法再过这样的日子,可是后来才晓得她是因为接到一封来自家乡的信函,故友告诉她,她的心上人柳庆云即将与其他女子成亲,她痛不欲生,因而走上绝路。

    现在,刘巧若就像个活死人,只留着一口气,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床上,但若非发现得早,或许她连这口气都喘不上来了。

    为了不让下人知道,霍棋佑总是选在这个时候过来看也,夜深人静的,正好可以毫无忌惮的显露他最真实的感情。

    但今日,他才推开刘巧若的房门,就听到她在呻吟,彷佛被什么缠住或者追赶着,声音听起来相当痛苦。

    是作恶梦了吗?

    霍棋佑猜测的同时,缓步靠向床榻,并且在床沿坐了下来。

    在睡梦中的张若曦则是又一次体验着翻车的恐惧,她想喊救命却喊不出口,只能不断地呻吟,突然,她感觉到手心传来一阵暖意,她就像溺水之人抓住浮木一般,紧紧抓住那温暖的来源,期盼着有人可以将她从这万劫不复的境地中拯救出来。

    霍棋佑任凭刘巧若紧抓着自己的手,对他来说,她有反应是好事,总强过像个只有呼吸的活死人。

    或许不久之后她便会苏醒……他是这么希望的。

    但是很快的刘巧若又平静下来,好似她刚刚的呻吟、激动的反应,都只是一场幻影。

    霍棋佑就这样坐着,静静的看着紧闭着双目的人儿,一直到天空露出鱼肚白才起身,来时无人知晓,走时,亦无人察觉。

    但他知道,并非无人知晓,一直在他身边守护着他、那个不擅言词却非常尽责的护卫,始终如影随形。

    “ 石定,可以回去歇息了。”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门口,霍棋佑朝空中说道,彷佛在自言自语。

    隐匿在暗处的石定现身了,打躬作揖,恭敬的目送主子进屋,才转身朝另一个方向离去。

    说话声像是吱吱喳喳的鸟叫,在耳边起起落落,张若曦听着陌生的嗓音,实在不知道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最后,她决定张开眼看清楚那只不停吵她的小麻雀。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泪流满面又陌生的胖胖圆脸,而且随着她的视线慢慢往下,她发现这个胖女孩打扮得很奇怪,因为她绑了两条长辫子,身上穿的衣服很像电视剧里古人的服装。

    相较于张若曦一脸茫然,胖女孩则是突然破涕为笑,嚷嚷道:“ 少夫人,你总算醒了!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春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刚刚叫她啥,少夫人?她是听错了,还是在作梦呢?张若曦觉得应该是后者。

    丈夫外遇、小三怀孕的两个消息都太震撼了,所以她肯定是被刺激过度,才会作这种奇怪的梦,她决定再度闭上双眼,等睡醒后一切应该就会恢复正常了。

    “ 少夫人,别睡了,万一你又醒不过来该怎么办?!”春儿怕少夫人又像先前一样,一睡就是个把月,一直轻推着少夫人的肩头想要把少夫人摇醒。

    张若曦被摇得头好晕,只好再次张眼制止道:“ 好了,别再摇了,你摇得我头都晕了。”

    闻言,春儿马上停止动作。

    这几个月,春儿每天都期盼着少夫人能够快点醒过来,可是等啊等的,都要望穿秋水了,少夫人还是不醒,她真的很怕少夫人会一辈子躺在床上起不来。

    想到这儿,春儿的心情终于放松了,开心的泪水忍不住流下双颊。

    落下的泪珠滴到张若曦的手背上,那温热的感觉让她的心猛地一震,她激动的从床上弹坐起身,仔细的看着眼前的一景一物,越看心越惊,也越来越慌乱。

    身为医生,她遇到过不少疑难杂症,除了自身的感情事以外的事情,她通常都是以非常平静的心情去对待,但这会儿她却无法保持冷静,因为情况实在太吊诡了。

    为何眼前的一切看起来,都像电视古装剧里演的那样……古色古香?!

http://www.syxfgov.cn/14_14337/66682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yxfgov.cn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yxfgov.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